新闻

报料热线:81850000
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中心  >  社会
黑龙江五常黑土地遭盗挖田地现在啥样?这里为何卖土不种粮?
2021-06-10 07:21:30 稿源: 经济日报  

图为福太村此前存放盗采来的草炭土的晾晒场地,现已完成回填。 记者 沈慧 摄

  今年4月,黑龙江五常市发生的破坏盗挖黑土地案件引发多方关注。一时间,黑土地保护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。黑龙江是我国最重要的粮食主产区,东北黑土区更是世界三大黑土区之一。肥沃的黑土地对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

  时至今日,被破坏的黑土地怎么样了?这件事给黑土地保护带来哪些警示?该如何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?

  黑龙江省五常市因五常大米而全国闻名,不过前不久这里却因盗挖黑土地“出了名”。今年3月末至4月初,五常市一起破坏盗挖黑土地案件引发关注。据媒体报道,在五常市沙河子镇福太村,一些外来承包租户剥离黑土层,盗挖覆盖在其下的草炭土进行售卖,涉及土地面积约9.5万平方米。

  如今两个月过去了,盗采现象有没有得到遏制?被破坏的农田能否恢复?这里为何卖土却不种粮?近日,经济日报记者来到五常市实地探访。

  被盗挖田地现在啥样

  从哈尔滨乘绿皮火车至五常市,再驱车3个多小时,途经颠簸不堪的山路,记者来到了坐落于山谷间的福太村。刚下过雨不久,福太村一眼望去有些萧条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盗挖黑土地案件,这个群山环抱的小山村或许不会走进公众的视野。公开调查结果显示,福太村非法开采现场有两个土坑,一个位于福太村四间房屯以东约1公里处,土地性质为沙河子镇福太村基本农田,开采面积是60498平方米;另一个位于福太村福太屯东侧约500米处,土地性质为山河屯林业局范围内的水田耕地,开采面积是34946平方米。

  “以前就听说过有挖土的,但在我们这儿还是头一回。”遇见福太村亮甸子屯一位刘姓村民时,他正推着一台小型农机慢悠悠往家走,“好像是今年春节前后,开始有人在田里挖土。”

  在这名村民带领下,记者来到距离他家几十米远的一块空地。这块空地曾是晾晒场,只见上面覆盖着一层黑黝黝的泥土,一旁的电线杆处还残留着一个几立方米的小土堆。据这名村民介绍,此前犯罪团伙把从田里挖来的草炭土就堆放在这里,现在这块场地已经平整完毕,上面那层颜色明显更深一点的泥土就是后来回填到地里的草炭土。

  “眼下,被盗挖的稻田地已经进行了回填。因为回填时土块尚未解冻,回填土空隙较大,无法全部还田,所以这里的农田较相邻未被盗采的农田,看起来还是矮了差不多几十厘米。”福太村福太屯村民田龙告诉记者。

  在五常市一个距离福太村60多公里的小村庄,记者采访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。“前两年村里就有人自己的稻田不种了,把草炭土挖出来卖。不过现在不让整了。”提起盗挖草炭土一事,老妇人见怪不怪。记者还随机采访了丰收屯、东信屯、寒冲河屯等地的几位农民。对于非法挖土倒卖一事他们坦言,“以前确实有卖的,但现在查得可严了”。可以看到,随着黑龙江省严厉打击盗采草炭土黑土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开展,在五常市盗挖土地现象已得到明显遏制。

  被破坏的农田是否会对种田造成影响?“不幸中的万幸,盗采时当地气温较低,被挖起的冻土块未完全解冻,目前已归还田间。”据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隋跃宇分析判断,“随着气温升高,归还土块逐渐融化,加之该区域种植水稻,水稻插秧前需要泡田,可将土壤化为粥状,使之恢复平坦,预计不会对种田有太大影响。”

  为何外包却不种粮

  “不挣钱不划算。”当被问及村里为何有人宁愿外包土地也不种粮时,亮甸子屯的那位刘姓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福太村一亩水田平均亩产水稻1500斤,除去肥料、机械等成本,一年下来可以净赚两三百元;但这些租出去挖土的水田,即便用心经营,亩产水稻也就六七百斤,要不就是五六百斤的产量。

  同是水田,亩产为何这么悬殊?答案是土壤类型不同。

  主要从事土壤地理学、土壤生态方面研究的隋跃宇曾两次前往福太村实地调研。他告诉记者,这些遭到盗挖的水田在山脚下,很久以前是片湿地,后来经过开垦成了农田,这便是老百姓口中常说的“垡子地”。因为“垡子地”地势低洼,田里水多草多,植物根系、枯枝落叶等在这里堆积腐烂,时间长了便会慢慢形成薄厚不等的草炭、泥炭层,也就是当地人俗称的“垡子土”。

  “犯罪团伙之所以大费周章雇佣多台挖掘机将水田表层的黑土剥离,正是为了获取覆盖在黑土层下的草炭土。”隋跃宇说。

  不同于普通黑土,泥炭、草炭土常由半分解或未分解的有机残体组成,其中有的还保持着植物根、茎、叶等的原形,颜色从未分解的黄棕色,到半分解的棕褐色甚至黑色,其有机质含量多在50%至87%。而该区域农田黑土的有机质含量一般只有3%左右。

  近年来,不法分子大肆盗挖田里的草炭土,主要是用于出售,以牟取利润。“他们挖出来的‘垡子土’,经过粉碎、筛选、包装等操作,近的运到城里养花种菜,远的销往北京、南方等地。”刘姓村民介绍。

  除了养花种菜,水稻育苗也是草炭土的一个重要用途。“不像其他土壤那么重,‘垡子土’质量轻,结构松软,插秧时容易剥离,也不容易散,所以我们常用作育苗床土。”在福太村,不少人家房前屋后会堆放点从自家田间地头挖出来的草炭土,偶尔也会花钱买点草炭土。“你看,就这么一小堆,可以用上几年。”刘姓村民指着自家门口的一堆草炭土告诉记者。

  不管是水稻育苗还是养花种菜,草炭土都是好材料,但拥有“垡子地”的农户却对它爱不起来。

  隋跃宇解释,这是因为草炭土是低产土壤。草炭土很松软,车和人容易陷进去,只能靠人工插秧,费时费力。不仅如此,水稻插秧前会对稻田进行灌水,由于其密度小,水稻泡田时,表层土壤就会像船一样漂浮起来;加之草炭土吸水性强,吸水后土壤温度会降低,特别是春季水稻苗期时不利于秧苗生长,水稻产量低。“从耕地条件方面考虑,农民是愿意把草炭土剥离的。”隋跃宇说。

  对此,刘姓村民深有感触,“电视里的沼泽地见过吧?‘垡子地’就跟沼泽地一样,农机一进田,‘啪’一下就陷进去了,还得再找车拽出来”。

  在刘姓村民看来,“垡子地”不适合种庄稼,粮食产出量低,如果算上肥料、机械成本可能还会入不敷出。“听说一亩地外包能给7000元左右,我家是没有‘垡子地’,要是有,说心里话我也想外包出去。”刘姓村民说。

  加大力度保护黑土地

  除了五常市,别的地方有没有破坏黑土地、盗挖草炭土的现象发生?

  记者随机走访了吉林省梨树县和黑龙江省海伦市,在采访专家、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和村民过程中,大家一致表示,没有见到也没听说过当地有类似事情发生。一位研究了几十年黑土的专家告诉记者,“破坏黑土地盗挖草炭土现象还是少数”。

  事实上,不是所有的黑土地都能挖出草炭土。“梨树县和海伦市是典型的黑土区域,地势平坦,无河湖低洼地及山间谷地,不具备形成草炭土的环境和地形条件。”隋跃宇说。

  据记者了解,草炭土的形成离不开水,多分布于冷湿地区的低洼地,在东北地区相较其他黑土类型分布较少。在我国,泥炭的埋藏量约为270亿吨,黑龙江省最多,其次为四川、吉林及辽宁等省。

  非法盗挖草炭土事件渐渐平息。然而,这一案件却为黑土地保护敲响了警钟。“草炭土不仅能够起到气候调节作用,同时也有水文调节功能,在我国是一种重要的矿产资源。一旦被破坏掉,就彻底消失了。”隋跃宇强调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盗采草炭土将会使黑土层进一步变薄、水土流失加剧,从而导致土壤肥力下降,粮食产量降低。

  “黑土地如此珍贵,但目前在国家层面尚未针对黑土地保护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。”隋跃宇认为,更好保护和利用黑土地,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推动相关立法,摸清我国黑土地保护现状,构建黑土地资源清单,对黑土地数量和质量实施动态监测。

  与此同时,隋跃宇建议根据黑土地退化程度和退化类型,制定合理的保护区划,科学保护和利用黑土地;以县为单位建立黑土地保护利用监测网络,对黑土层厚度、土壤性质、地形地貌、水土流失以及退化污染等情况及时监测;批准建筑用地时要求开发商将剥离的表层黑土储存起来,以便日后用于土地复垦、用作育苗床土等;建立一套合理的奖惩体系,大力表彰黑土地保护利用先进集体和个人,对肆意破坏黑土地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。

编辑: 杜寅纠错:171964650@qq.com

扫一扫,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

中国宁波网手机版

微信公众号

中国宁波网(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(C)

Copyright(C) 2001-2021 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4-81850000 举报邮箱:nb81850@qq.com

黑龙江五常黑土地遭盗挖田地现在啥样?这里为何卖土不种粮?

稿源: 经济日报 2021-06-10 07:21:30

图为福太村此前存放盗采来的草炭土的晾晒场地,现已完成回填。 记者 沈慧 摄

  今年4月,黑龙江五常市发生的破坏盗挖黑土地案件引发多方关注。一时间,黑土地保护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。黑龙江是我国最重要的粮食主产区,东北黑土区更是世界三大黑土区之一。肥沃的黑土地对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

  时至今日,被破坏的黑土地怎么样了?这件事给黑土地保护带来哪些警示?该如何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?

  黑龙江省五常市因五常大米而全国闻名,不过前不久这里却因盗挖黑土地“出了名”。今年3月末至4月初,五常市一起破坏盗挖黑土地案件引发关注。据媒体报道,在五常市沙河子镇福太村,一些外来承包租户剥离黑土层,盗挖覆盖在其下的草炭土进行售卖,涉及土地面积约9.5万平方米。

  如今两个月过去了,盗采现象有没有得到遏制?被破坏的农田能否恢复?这里为何卖土却不种粮?近日,经济日报记者来到五常市实地探访。

  被盗挖田地现在啥样

  从哈尔滨乘绿皮火车至五常市,再驱车3个多小时,途经颠簸不堪的山路,记者来到了坐落于山谷间的福太村。刚下过雨不久,福太村一眼望去有些萧条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盗挖黑土地案件,这个群山环抱的小山村或许不会走进公众的视野。公开调查结果显示,福太村非法开采现场有两个土坑,一个位于福太村四间房屯以东约1公里处,土地性质为沙河子镇福太村基本农田,开采面积是60498平方米;另一个位于福太村福太屯东侧约500米处,土地性质为山河屯林业局范围内的水田耕地,开采面积是34946平方米。

  “以前就听说过有挖土的,但在我们这儿还是头一回。”遇见福太村亮甸子屯一位刘姓村民时,他正推着一台小型农机慢悠悠往家走,“好像是今年春节前后,开始有人在田里挖土。”

  在这名村民带领下,记者来到距离他家几十米远的一块空地。这块空地曾是晾晒场,只见上面覆盖着一层黑黝黝的泥土,一旁的电线杆处还残留着一个几立方米的小土堆。据这名村民介绍,此前犯罪团伙把从田里挖来的草炭土就堆放在这里,现在这块场地已经平整完毕,上面那层颜色明显更深一点的泥土就是后来回填到地里的草炭土。

  “眼下,被盗挖的稻田地已经进行了回填。因为回填时土块尚未解冻,回填土空隙较大,无法全部还田,所以这里的农田较相邻未被盗采的农田,看起来还是矮了差不多几十厘米。”福太村福太屯村民田龙告诉记者。

  在五常市一个距离福太村60多公里的小村庄,记者采访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。“前两年村里就有人自己的稻田不种了,把草炭土挖出来卖。不过现在不让整了。”提起盗挖草炭土一事,老妇人见怪不怪。记者还随机采访了丰收屯、东信屯、寒冲河屯等地的几位农民。对于非法挖土倒卖一事他们坦言,“以前确实有卖的,但现在查得可严了”。可以看到,随着黑龙江省严厉打击盗采草炭土黑土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开展,在五常市盗挖土地现象已得到明显遏制。

  被破坏的农田是否会对种田造成影响?“不幸中的万幸,盗采时当地气温较低,被挖起的冻土块未完全解冻,目前已归还田间。”据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隋跃宇分析判断,“随着气温升高,归还土块逐渐融化,加之该区域种植水稻,水稻插秧前需要泡田,可将土壤化为粥状,使之恢复平坦,预计不会对种田有太大影响。”

  为何外包却不种粮

  “不挣钱不划算。”当被问及村里为何有人宁愿外包土地也不种粮时,亮甸子屯的那位刘姓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福太村一亩水田平均亩产水稻1500斤,除去肥料、机械等成本,一年下来可以净赚两三百元;但这些租出去挖土的水田,即便用心经营,亩产水稻也就六七百斤,要不就是五六百斤的产量。

  同是水田,亩产为何这么悬殊?答案是土壤类型不同。

  主要从事土壤地理学、土壤生态方面研究的隋跃宇曾两次前往福太村实地调研。他告诉记者,这些遭到盗挖的水田在山脚下,很久以前是片湿地,后来经过开垦成了农田,这便是老百姓口中常说的“垡子地”。因为“垡子地”地势低洼,田里水多草多,植物根系、枯枝落叶等在这里堆积腐烂,时间长了便会慢慢形成薄厚不等的草炭、泥炭层,也就是当地人俗称的“垡子土”。

  “犯罪团伙之所以大费周章雇佣多台挖掘机将水田表层的黑土剥离,正是为了获取覆盖在黑土层下的草炭土。”隋跃宇说。

  不同于普通黑土,泥炭、草炭土常由半分解或未分解的有机残体组成,其中有的还保持着植物根、茎、叶等的原形,颜色从未分解的黄棕色,到半分解的棕褐色甚至黑色,其有机质含量多在50%至87%。而该区域农田黑土的有机质含量一般只有3%左右。

  近年来,不法分子大肆盗挖田里的草炭土,主要是用于出售,以牟取利润。“他们挖出来的‘垡子土’,经过粉碎、筛选、包装等操作,近的运到城里养花种菜,远的销往北京、南方等地。”刘姓村民介绍。

  除了养花种菜,水稻育苗也是草炭土的一个重要用途。“不像其他土壤那么重,‘垡子土’质量轻,结构松软,插秧时容易剥离,也不容易散,所以我们常用作育苗床土。”在福太村,不少人家房前屋后会堆放点从自家田间地头挖出来的草炭土,偶尔也会花钱买点草炭土。“你看,就这么一小堆,可以用上几年。”刘姓村民指着自家门口的一堆草炭土告诉记者。

  不管是水稻育苗还是养花种菜,草炭土都是好材料,但拥有“垡子地”的农户却对它爱不起来。

  隋跃宇解释,这是因为草炭土是低产土壤。草炭土很松软,车和人容易陷进去,只能靠人工插秧,费时费力。不仅如此,水稻插秧前会对稻田进行灌水,由于其密度小,水稻泡田时,表层土壤就会像船一样漂浮起来;加之草炭土吸水性强,吸水后土壤温度会降低,特别是春季水稻苗期时不利于秧苗生长,水稻产量低。“从耕地条件方面考虑,农民是愿意把草炭土剥离的。”隋跃宇说。

  对此,刘姓村民深有感触,“电视里的沼泽地见过吧?‘垡子地’就跟沼泽地一样,农机一进田,‘啪’一下就陷进去了,还得再找车拽出来”。

  在刘姓村民看来,“垡子地”不适合种庄稼,粮食产出量低,如果算上肥料、机械成本可能还会入不敷出。“听说一亩地外包能给7000元左右,我家是没有‘垡子地’,要是有,说心里话我也想外包出去。”刘姓村民说。

  加大力度保护黑土地

  除了五常市,别的地方有没有破坏黑土地、盗挖草炭土的现象发生?

  记者随机走访了吉林省梨树县和黑龙江省海伦市,在采访专家、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和村民过程中,大家一致表示,没有见到也没听说过当地有类似事情发生。一位研究了几十年黑土的专家告诉记者,“破坏黑土地盗挖草炭土现象还是少数”。

  事实上,不是所有的黑土地都能挖出草炭土。“梨树县和海伦市是典型的黑土区域,地势平坦,无河湖低洼地及山间谷地,不具备形成草炭土的环境和地形条件。”隋跃宇说。

  据记者了解,草炭土的形成离不开水,多分布于冷湿地区的低洼地,在东北地区相较其他黑土类型分布较少。在我国,泥炭的埋藏量约为270亿吨,黑龙江省最多,其次为四川、吉林及辽宁等省。

  非法盗挖草炭土事件渐渐平息。然而,这一案件却为黑土地保护敲响了警钟。“草炭土不仅能够起到气候调节作用,同时也有水文调节功能,在我国是一种重要的矿产资源。一旦被破坏掉,就彻底消失了。”隋跃宇强调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盗采草炭土将会使黑土层进一步变薄、水土流失加剧,从而导致土壤肥力下降,粮食产量降低。

  “黑土地如此珍贵,但目前在国家层面尚未针对黑土地保护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。”隋跃宇认为,更好保护和利用黑土地,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推动相关立法,摸清我国黑土地保护现状,构建黑土地资源清单,对黑土地数量和质量实施动态监测。

  与此同时,隋跃宇建议根据黑土地退化程度和退化类型,制定合理的保护区划,科学保护和利用黑土地;以县为单位建立黑土地保护利用监测网络,对黑土层厚度、土壤性质、地形地貌、水土流失以及退化污染等情况及时监测;批准建筑用地时要求开发商将剥离的表层黑土储存起来,以便日后用于土地复垦、用作育苗床土等;建立一套合理的奖惩体系,大力表彰黑土地保护利用先进集体和个人,对肆意破坏黑土地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。

纠错:171964650@qq.com 编辑: 杜寅